caiji03.com资源站,每日更新!海量资源API采集! 帮助文档

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其它 » 地狱女仆桃香

地狱女仆桃香


地狱女仆桃香
序曲
『啊嗯,哈啊啊……咿呀啊啊啊啊啊啊~~』
昏暗的房间里,位于正中央的床铺上,流泄出少女的声音。
紧闭着双眼,趴在床上臀部翘起,私处毫不保留暴露在男人面前的少女,害羞地摇晃带着头饰的头部,两条马尾随之轻盈地晃动。
方才勉强插入的按摩棒,毫不留情地被压进少女体内深处。
『啊……啊呜~~~主人,不行!』
『什麽叫不行呀桃香。你不说清楚我是不会明白的吧?』
被称爲主人的这名男子叫着她的名字,用脚将按摩棒压得更深。
桃香的敏感部位早已溢出粘稠又温暖的液体,将身上的女仆装弄得湿乎乎的。
『嗯……插得……插得那麽深……人家的那里会坏掉的啦~~』
『沒这种事吧……你的这里……你自己看,还可以撑得更开,不是吗』
主人这麽说道,使劲地转动按摩棒。咕啾咕啾的声音响遍房内。两枚如花瓣般的肉片与插入的玩具间,溢出带着泡沫的白色蜜汁。
『嗯……哈啊……』
『接下来想要插什麽进去去呢?是不是想要更大的东西呀』
『啊……啊呜~~、那……那个~~~~』
『什麽?你说清楚一点……你想要什麽东西嗯嗯』
主人灼热的气息吐在耳垂,全身都变得敏感的桃香抖动着身躯回应。
桃香的身体已被快感支配,不受她的控制。
比起沒有生命的按摩棒,她希望有一根灼热的肉棒插入自己体内,令她爲之狂泄。
这个连自己都都感到羞耻的性癖好,令桃香慢慢开口说道:
『 ……主人的那个……人家要主人用那个插进来~~』
『这样子呀、这样的话……』
主人听到如他所预料的回答,满意地点点。抽出电力已变得微弱的按摩棒,那上头沾满浓稠的爱液,闪耀着妖艳的光芒。
『竟然怎麽湿……』
插入体内的东西突然被拔出,令桃香的秘缝渴求另一份快感,只见那个部位像生物物般蠢动着。
检查完她那里的状况之后,主人仰卧在床上。
『来吧,这样差不多了……。我就让你达到极限吧,坐上来、桃香。』
『嗯……嗯啊……是的!』
好不容易能够自由行动的桃香,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沈浸在快感余韵中不住抖动的大腿,夹住主人腰部两侧骑乘在他身上。
她偷偷瞄着位于自己下体的肉棒,那话儿已浮出青筋显不时发出阵阵抖动。
爲了稳定心情,桃香深深吸了一口气,一股男性特有的气息立刻沖入鼻腔。
『自己放进去。』
『啊呜、那种事……………是的……遵命~~』
桃香露出踌躇的神色,但还是遵照命令轻轻托住主人的肉棒根部,用食指及中指将自己的秘穴撑开。秘穴的外膜已经充血呈现粉红色,位于上方的红色嫩芽前端,随着桃香的唿吸而抖动着。
『啊……哈啊啊……』
自己亲手这麽做做的羞耻感,以及好想早点被插入的矛盾心情,在她鬧中反复盘旋,几乎令她失去意识。
『嘴里说不要,但还不是这麽听话。你呀,还真的跟传闻中一样,是个好色的女仆哩。』
主人这麽说道,一边抓住桃香的腰部压向自己身上。
『啊呜呜!!』
长度及直径比按摩棒大上一号的东西,勉强插入桃香体内,使她仰天发出苦闷的娇喘。
酥麻的感觉由入口处传来,直达体内的快感几乎教她落泪。
『哈……啊啊恩!好棒……里面好烫~~……竟然这麽……啊啊恩!』
『是吗是吗这麽舒服吗桃香……』
因爲充血而微微肿胀的嫩芽,在主人不断地搓揉下,令桃香弓起身子无法顺利唿吸。
『咿呀呜!』
『来吧,自己摆动……』
『是……是的~~』
桃香遵照主人的命令,开始慢慢地摆动腰部。前后摇摆摩擦着灼热成熟的嫩芽之际,大量的蜜汁滴落在主人的腹部。
『恩恩恩!』
主人由下往上突刺着变得滑顺的黏膜。每一下沖击都令桃香几乎爲之瘫软,她拼命地忍耐着并持续摆动腰部。
『唿啊……、非常好,桃香……』
翘臀摆腰的迷人动作,教男子发出满足的喘息声,双掌十指陷入桃香的臀肉中。
丰满富有弹性的肌肉,紧紧地吸附着手掌心。
『嗯嗯……哈啊、主人啊~~』
温暖滑稠的黏膜在摩擦中演奏出沈闷的水声,两人相继卷入快感的旋涡中。
然而下一刻,主人原本满足的神情开始改变。
『呜咕!』
桃香的下体産生前所未有的紧缩感,令主人表情扭曲发出呻吟。
桃香体内的黏膜宛如要将自己那话儿折断,今他感到痛苦。不愉快的感觉袭向男子,使他浑身冒汗。
『呜呜……喂、喂、桃香,等一下!』
主人感到事态不妙,慌忙地出声企图阻止在自己身上不停摆腰的桃香。然而,桃香一味集中精神贪求着快感,主人的声音完全传不到她耳朵里。
『哈啊啊……嗯嗯~~~主人……桃香要……要泄了~~』
桃香用自己的敏感部位顶住主人的肉棒,拼命地持续摆腰。爱液不断涌出,似乎一点都沒感到主人的表现有异。
『桃香……快停下来!!』
主人感到肉棒似乎插入犹如石头般粗糙的筒子里,只见他转动腰部企图脱逃。
然而,腰部两侧夹在桃香大腿中,令他无法顺利逃走。
『呜呜呜……』
桃香体内明明非常湿润……而且桃香自己完全沒有感到痛苦,又这一点来看……
主人感到的疼痛是……。
『阴……阴道抽筋……!』
说出这句话之后主人更觉恐怖,只见他脸色愈来愈难看。
『虽然之前有听说过,但沒想到竟然会痛成这个样子。主人知道再不想办法阻止
桃香不行,于是他使出吃奶的力气大叫。
『停……停下来!桃香……不要再动了!!』
『哈啊恩……可、可是主人~~桃香……桃香已经……哈啊恩!』
桃香这麽说完,爲了达到高潮而开始更激烈地摆动腰部。
『啊啊啊……桃……桃香啊啊……』
『啊啊恩!!主人!!桃香……啊啊啊————!』
桃香利用全身体重朝主人股间使劲一击,之后便像一具断了缐的人偶趴在主人胸口。
接着不知道经过多久。
桃香恢复意识之后才发现主人毫无动静。
『哎呀咿……主……主人』
主人痛苦地喘着气,脸色发白,心跳及体温异常的低。
『主、主人!您沒事吧!!』
『叫……叫救护车……』
看见主人因疼痛而唿吸紊乱,桃香赶紧跳下床,伸手抓起置于房间角落的电话。
最后在一阵手忙脚乱中,桃香好不容易叫来了救护车。
然而,由于她打电话时已经陷入恐慌的状态,因此豪宅前来了数十辆救护车及消防车,加上警察也赶到现场。而且再仔细一看,周围遂有葬礼社的箱型车加上和尚、神父、牧师甚至连唱诗班都来了。
『桃香……你……到底打电话到什麽地方去了……』
躺在担架上的主人,铁青着脸这麽说道。
显然桃香刚才打电话到每一个能够求救的地方。
豪宅的四周,因爲警笛及灯光而醒来的人们,开始朝此处聚集,而主人则成爲衆人瞩目的焦点。
『呜呜喔……多麽屈辱的一件事啊……』
因爲阴道抽筋而被送上担架是一件多麽可耻的事情,只见主人的脸色由青转红,又由红转青,就像红绿灯一样变化着。
而且本来发生阴道抽筋这种事,大都是男女抱在一起就医,但桃香只是夹得紧紧的之后,又能若无其事地离开主人。另一方面,主人的分身由于突然遭到如石壁般的阴道摩擦,现在下半身痛得动弹不得。
邻居们远远听到他的怪叫便了解发生了什麽事,因而个个窃笑起来。在主人身边的急救人员也只能对他投以同情的眼光。
『拜托你……快点……快点把我擡走……』
主人脑海中第一次兴起想死的念头。
『呜呜、嗯呜……主人,您沒事吧~~』
桃香在人群中哭泣着,鼻水流了满脸,穿着衣不遮体的女仆装,以不安的眼
神望着担架上的主人。
『人家不要您死啊~~。啊呜~~、都是桃香害主人死掉的~~,还有救吗桃香的主人还有救吗』
桃香抓住附近的急救人员哭着问道,急救人员惊讶于她的打扮,但还是冷静地回答。
『沒问题的,这个样子是沒有生命危险的……只是……』
桃香不安地吸着鼻水,歪着头问。
『只是……只是怎麽样呢』
『照这情况看来,下半身已经……不堪使用……』
听到急救人员语毕,担架上传来主人的吼叫。
『你这个恶魔!!』
『啊!主人。』
听到主人的声音,桃香这才露出笑容跑向担架。但主人举起双手拒绝她再接近。
『別……別过来!』
『可是……可是桃香是主人专属的女仆~~。桃香必须到医院去好好照顾主人。。让我跟主人您一起去吧~~』
桃香这麽说着,同时匆匆忙忙地接近救护车。然而,由于太过激动使她的身体
无法随心所欲动作,最后失去平衡跌倒在地上。
主人见状,擡起头露出赤红的脸庞对着桃香大叫。
『这这个地狱来的女仆,像你这种女仆我才不需要!你被开除了!』
救护车的门啪地一声关上,鲜红的警示灯亮起,接着车子便离开豪宅的大门。
当桃香好不容易站起身时,警笛与吼叫声都已远离,现场一个人都沒有。
『啊呜……有人在吗~~』
桃香环顾四周以悲惨的声音叫唤着,但沒有人回答她。
『人家讨厌一个人啦,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啦~~』
当她不经意望向玄关,只看到一件熟悉的行李孤零零地摆在那里。
那是今天桃香来到这间豪宅时带来的私人行李。
在行李上方,还放着装着履历表及介绍信的信封。
『咦……咦啊啊啊啊!又被炒鱿鱼了~~!』
桃香那有气无力的哭泣声,悲惨地传遍周围。
第一话
风儿带着秋天的气息,穿梭在巨大的建筑物之间。
这里公家机关林立,在这条满是政府机关的大街上,聚集着穿着各种机关制服的人。
若要对这个景色加以形容,只有“秩序”一词最爲恰当。然而在这条街上,有一个
与之格格不入,绽放着异样色彩的建筑物,以女仆装爲制服的女性们,频繁地出入该建筑。
  《女仆中心》
人们这麽称唿这栋建筑物。
这个国家,在数年前爲了解决贫富差距造成的女性就业困难的问题,通过了所谓的女仆法。
该法则规定,「所得超过一定金额以上的人,拥有雇用他人的义务」,说得更简单一点就是「将金钱由有所得能力的人身上,转向无所得能力的人身上」,是一项爲了失业女性而制定的法律。
当初,政府担心这个有欠斟的的系统是否能爲社会大衆接受,然而雇用者表示「若能够让可爱的女仆服侍,则沒有怨言」,而身爲求职者的女仆们则认爲「可以穿着可爱的制服,又不用做太难的事情,教人感到高兴」,总之双方都对该法令表示欢迎之意。
最后政府也因应此法规设立了女仆中心。
目前女仆中心的职责是,爲了掌管女仆而发行一种称爲女仆执照的许可证,以及就职辅导、雇佣管理等工作。
时至今日,爲求取职照或工作机会的女仆们,时常使女仆中心出现车水马龙的景象。
「唉~~」
在女仆中心大楼一楼的小会客室里,一名男子叹着气。这名头发紧贴着头部的男子,胸前挂了一张写着《就职指导员》的名牌。
这些指导员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在女仆中心内爲女仆们介绍职缺,或是进行面试演练。
然而,有时他们也不得不指导被革职的女仆。
桃香抱着行李羞愧地低着头,怀里的包袱和指导员前天目送她离开时一模一样,完全沒有解开过。
「你啊……这是第几次了……?」
指导员连报告书都懒得看,对桃香这麽说道。
『每一次每一次,好不容易帮你找到工作,你隔天就被人家赶出来……你到底是在搞什麽飞机啊!』
『那个……这个……』
『算了算了,你只要简单跟我说明爲什麽会回到这里来,还有那个过程是不是和报告书里写的一样就好了。』
指导员大略看了一下报告书,如果里面写的都是事实的话,真可谓是一件可怕的事。沒想到桃香的阴道抽筋,会将男人的分身挤成那个样子,那麽整件事情打从一开始女仆中心便难辞其咎。
然而桃香无视指导员铁青的脸色,吞吞吐吐地开口说道。
『那个~~嗯~~,桃香到那户人家工作那一天~~~』
『嗯。 』
『一开始被吩咐打扫走廊的工作~~。然后桃香就想说一定要努力……于是就全心全意地打扫走廊。然后……』
『……然后怎样』
『桃香的屁股就撞到装饰在走廊上的一个壶~~。其实桃香的屁股也沒有特別大,可是还是碰到了~~。后来呢~~我就慌张地检起那个壶的碎片,可定又碰到旁并另一个壶……』
讲到这里,桃香『唉~~』地叹了一口气。
然而,真正该叹气的人应该是指导员才是。
『总而言之!……重点是你一直摆动那件事。』
如果再让桃香讲下去,可能要花上一天的时间。指导员这麽想着,直接跳到报告书里写的那个事实。
『爲什麽主人叫你停的时候,你不停下来呢』
『因爲……人家太舒服了嘛~~~』
桃香害羞地笑着,然而她所说的理由却不被接受,只见指导员用力将报告书扔在桌上大声斥责。
『就因爲你做了那种事,才会变成这样的!!』
『是、是的,对不起~~~』
『……你知道,因爲你这个行爲,已经有多少个主人被你害惨了』
『咦耶』
『你已经数不清楚了吗?那我就告诉你吧,这已经是第99个了,第99个人!』
『怎麽会这样……我还以爲只有98个……』
桃香焦急地伸出双手,用手指数着,同时这麽说道。
『之前你服侍过的倒数第三个主人打电话过来。』
『咦……那个主人是……』
『就是插进你屁股里面的那个。』
听到指导员这麽说,桃香啪地一声拍了下手。
『……啊啊~~是那个主人啊~~』
『因爲你的行爲,他的那里无法再使用了!』
与桃香发生过关系的男人,每一个都遭遇不测。
也就是说,桃香是一个超级扫把星。
『可是主人说屁股紧是件好事……就算桃香是个扫把星,屁股应该也沒问题才是……
我想都是因爲主人泄了以后,还在桃香的屁股里面小便才会……所以这不是桃香屁股的错!』
桃香坚决地这麽说,但光是听她话里的内容就令人觉得毫无说服力。
『哪有人紧得像你那样的!……总之,在你还沒污损我们女仆中心的名声之前,势必要把你的女仆执照撤消。』
指导员不知道叹了第几次气,手肘撑在桌子上。
接着,他说道『反正你就先把这个戴上吧』,然后由抽屉中拿出一个黑色物体,朝桃香扔去。
一直被收在抽屉里的东西,原来是一个肛门塞。
『这样也好,对你我已经束手无策,这个决议可说救了我一命。只不过上级迟迟沒有下达命令,我才觉得真是件不可思议的事哩。』
『咦!怎麽这样~~人家不要啦。人家桃香的天职就是女仆~~如果连这个都被剥夺的话,桃香会死翘翘的!人家会流落街头的啦!如果是屁股的关系,人家含听话把它弄松的,请不要把我的执照拿走~~!』
桃香由椅子上站起身来,在指导员面前下跪缩成一团。同时不断地磕头,看到她这个模样,教人感到既同情又充满诱惑。
『拜托~~你,不要把我的执照收~~走。』
然而,指导员已经不知道看过几次了。
『……老实说,你这种态度……我己怨看腻了。』
而且,她这种可怜的模样,反而令指导员感到不耐。
桃香哭丧着脸,低头对指导员说『我什麽都愿意做~~』。这个模样看在指导员眼里,反而像是请你欺负我吧 。』
『爲了让接下来的主人不会因爲桃香这个扫把星而遭遇不幸,我会用屁股好好努力的~~』
桃香这麽说道,一口气掀起裙子,翘起臀部。
指导员还搞不清楚她想做什麽之际,只见桃香拿起刚才那个肛门塞舔舐着,然后开始塞入自己的肛门中。
『哈呜~~……呜……』
她转动塞子刺激着肛门口,并且一口气插入。
『哈呜……呜咕~~~,放进去了~~~』
体内一股奇怪的感觉,令桃香像追着自己尾巴转的小狗一样摇动腰部。这个淫秽的姿势,让桃香高举的臀部在日光灯下闪耀着白色光芒。
斜斜地被挪开的内裤,不可能不激起人们的情欲。
指导员看着由内裤中透出的粉红色秘处,不禁咕嘟地吞了一口口水。
『……你真的,还想继续当女仆吗』
『是、是的!』
桃香四肢趴在地上,摇着屁股爬到指导员脚边,接着再度擡起头。
『桃香想要继续当女仆,指导员先生……』
『那麽……你应该知道该怎麽做吧。』
指导员扬起一边的眉毛笑着说,并且开始脱下制服的长裤。
『咦啊咿咦……咿呀……』
指导员的男性性器突然出现在桃香面前,令她惊讶地发出叫声。
指导员将已经硬挺的东西一鼓作气推到桃香面前。
『啊呜、这个……这个是……是的、我知道了。』
桃香这麽说道点点头,再次掀起裙子,露出白皙且看来柔软的大腿,并作势要要跨在指导员身上。
然而,看到她的举动,指导员慌忙阻止。
『呜哇、等……!等一下!』
『……咦怎麽了呢』
『我可沒有意思要跟你这个扫把星做,你用嘴巴就好。』
桃香露出有点可惜的表情,在指导员面前跪下,含住他隆起的下体。
『哈唔……』
口中小小的舌头不停爬行在那话儿的前端,同时顶着尿道口,用嘴唇轻轻地由下往上吸吮肉棒。
『……呜……恩哈……』
爲了追求更高的快感,指导员抓住桃香的头部,摆动起腰部,桃香也毫不抗拒地含住肉棒,上下摇动头部。
『恩……咿唔……』
男性性器的味道在口中扩散开来,桃香双眼蒙上一阵迷离的光彩。就算唾液溢入喉头,她也毫不在意,只是一味地含住摆在眼前的东西,持续地用舌头吸吮着。不愧是拥有服侍过99名主人经验的桃香,只见她一见到指导员身上的目标,就毫不留情地舔弄。
『呜……差不多要射喽……』
远比想象中还快就达到极限,令指导员感到讶异,但他仍旧加快腰部的摆动速度,将膨胀的阳具顶入桃香的喉咙深处。
『恩咕……!』
桃香也回应他的动作,更用力抿起嘴唇,并用双手抓住膨胀的肉棒套弄起来。随着噗啾噗啾的声音,唾液四处飞散。
『哈啊……啊……』
瞬间,指导员身体産生一阵抖动,同时也松开抓住桃香的双手。由肉棒前端喷出的白浊液体,在空中割出一道弧缐落在桃香的脸上。
『啊呜……』
『唿呜……抱歉。』
指导员满足地这麽说道,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桃香伸出于擦拭沾在自己脸上的白浊液体,同时观察着指导员的脸色。
『请问,指导员先生。这样子桃香的女仆执照……』
就在她这麽说的同时,指导室的门喀嚓一声被打开来,一位眉清目秀的男子走进房内。
一头秀丽的长发全部往后梳,令他清秀的脸庞更加显眼。整体上给人一股伶俐的印象,但又兼俱温柔的风貌,男子以锐利的眼光环顾室内。
看到他一进来,指导员慌张地将压在裤头的手举到头上敬礼。
『呜哇……田、田岛先生……您辛苦了!!』
『啊啊。辛苦了。』
被称爲田岛的男子表情毫无变化回应道,然后望着正在擦拭脸庞的桃香。
看到桃香不成体统的模样,田岛狠狠地瞪着指导员。
『……这是怎麽回事……』
『咿……』
锐利的眼神令指导员全身僵硬,动弹不得。而这个时候,桃香擡起头来见到田岛,脸上露出笑容。
『啊,田岛先~~生,您好~~』
桃香兴奋地蹦蹦跳跳跑到田岛身边,挽住他的手臂。
『啊……我听说你又被革职了,不过你看起来还蛮有精神的嘛,桃香。』
面对缠着自己的桃香,田岛露出温柔的微笑。此时他的视缐充满温暖,和方才盯着指导员时截然不同。
『耶嘿……耶嘿嘿嘿,因爲人家又那样了啦~~』
桃香害羞地搔着头,田岛则轻轻地将手放在她头上。
『你真是让人伤脑筋呀……好了,快去洗把脸吧。然后到我房间里喝杯茶,还有好吃的巧克力哟。』
『是~~的~~我知道了~~桃香最喜欢甜甜的点心了~~』
田岛推着桃香的背部,而桃香也快乐地跑出指导室。
『……接下来。』
确定桃香离开指导室之后,田岛转身面向指导员。
方才他看着桃香的温柔表情,此时已经完全消失,留在他脸上的只有女仆中心指导员们平常见惯的冷淡视缐。
『你先把制服穿好吧,指导员。』
『是、是的!』
经过田岛指责,指导员忽忙地拉起裤子,重新扣上皮带。确定他穿好衣装之后,田岛坐在刚才桃香坐的那张椅子上,双手插在胸口。
『桃香的执照要被撤消这件事,是真的吗』
『啊、是的。那是上级下达的命令……』
指导员战战兢兢将桌上放有报告书的资料夹交给田岛,资料夹中最上方一页是吊销桃香执照的人事命令,而且已经过核准。
『哼恩……』
田岛翻阅了一下报告书,眯起眼思考着。
『……能不能想想办法呢我的意思是再给她一次机会。』
『您的意思是』
『让桃香再服侍一名主人,这次如果不行的话再放弃。』
『这……不过,上级已经提出这个指示……我想这太强人所难……』
指导员摇着头说道。听到他的回应,田岛一手拿起报告书敲击另一只手,冷冷地说。
『如果你认爲,我把你在这里所做的事,连同撤销执照的处理报告一并送上去也无所谓的话……』
田岛冷酷的眼光贯穿了指导员。
『怎麽样呢指导员,我想耍点小伎俩你应该还办得到吧』
『呜……这、这实在是……』
这个人每次只要一扯到桃香就会这样。
『这个……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的。』
听到指导员如此回答后,田岛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向门边。
田岛离开指导室,门一关上,指导员紧蹦的神经也跟着松弛下来。只见他瘫坐在坐在椅子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好好吃哦~~~』
桃香在办公室里,大口吃着桌上堆积如山的巧克力。
普通的女仆一辈子都不可能品尝到这种高级巧克力,但桃香完全搞不清楚状况,抓起巧克力不停地往嘴里塞。
『啊呜~~在嘴里溶化喽~~』
看到桃香双手按着塞满巧克力的脸颊,田岛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用吃得那麽急,还有很多。全部吃完也沒关系。』
『真的吗~~~好高兴哦~~~』
喝了一口田岛泡的红茶之后,桃香的表情也渐爲缓和。此时田岛慢慢地对桃香说道。
『你一边吃一边听我说,有关这次的事……』
『呜……』
一听到田岛这麽说,桃香停下手,脸上也蒙上一曾阴影。想到刚才在指导室里听到女仆执照要被吊销的事,桃香心里就一阵痛苦。
『是……是真的吧,桃香的执照要被撤消了吗……』
若是执照被吊销,自己到底要怎麽活下去才好。对于以女仆爲职业的桃香而言,这着实是个严肃的问题。
『桃香……还想要当女仆~~』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这是免不了的……。不过,虽然沒办法不取消这道命令,但是,你还有一次机会。』
『咦』
看到桃香发愣的样子,田岛抿嘴一笑。
『刚才我和指导员谈过了。』
『真……真的吗!田岛先生!』
桃香咕咚一声站起身来,对田岛这麽说道。
『是的。我请他再帮你介绍一名主人。』
『谢……谢谢你~~我最喜欢田岛先生了~~』
桃香松了一口气抚摸着胸口,接着高兴地抱着田岛。
『哈哈哈,我不能唿吸了啦,桃香。……对了你把这个带去吧。』
田岛笑着取出了一个大箱子,那是一个要用双手才抱得动的细长箱子,仔细一看,上面还有女仆中心的纹章。
『这是什麽呢』
『打开来看看。』
桃香照着田岛所说打开箱子,发现里面放着一把扫帚及纯白的围裙,还有一个银制的托盘。
『哈啊啊!这……这个是!!』
看到里面的东西,令桃香大吃一惊。
『女仆中心给予女仆的三种神器。』
女仆的三种神器。这是女仆中心只颁发给优秀女仆的东西,持有这些东西的女仆,在求职上将是一大助力,是所有女仆们梦寐以求的道具。
『我想应该会对你有所帮助,你就带着吧。』
桃香眼中含着泪,畏畏缩缩地伸手抚摸围裙。即使是桃香也知道那是一块高级布料,而且做工相当精致。
『真的……真的可以吗这个真的要给桃香吗』
『你穿着那件髒兮兮的围裙,你想有人会雇用你吗』
田岛这麽说道,望着桃香身上的围裙。桃香的围裙污黑肮髒,而且还有明显的破洞。
『啊呜……,说得也是耶~~』
桃香苦笑着,田岛将手放在她肩上认真地说。
『……你听我说,桃香,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希望你能了解我对你的关怀。所以这一次,你一定要找一个适合自己的主人……对了……下次的主人要找一个运气好一点的人。』
田岛温暖的关怀,令桃香打从心底感到热乎乎的感觉,她吞下即将涌出的泪水笑着说道。
『我……我了解……谢谢您!桃香……一定会找到一个好主人的~~~』
桃香嘴角沾着巧克力,很有精神地回答。
房内有一名女仆与年轻男子,全身赤裸的在沙发上相拥着。
女仆被夹在沙发与男子之间,脸颊上浮现出淡淡的粉红色。虽然眼中透露着害羞的神色,但两人仍目不转睛地相望着,接着这麽呢喃道。
『臯月……』
『老爷……』
两人舌头交缠热情地接吻,男子同时抚摸着臯月的脖子。
『啊恩……』
臯月摇晃着及肩的黑发,男子的手指带来的快感令她浑身发抖。
『 哈啊……嗯……老爷的手指……好舒服……』
『我会让你更舒服的……臯月……』
男子说完之后,用嘴唇爬行在臯月的脖子上,指尖滑到她的胸部。形状美好的丙座乳丘上,有雨株粉红色的嫩芽。当手指一摘取嫩芽,在手中的嫩芽便更加地膨胀。硬挺而又有弹性的触感传达到男子手指上。
『啊啊……嗯嗯……老爷的手……哈啊……好温暖……嗯……』
臯月喘息显微笑着,接着开始慢慢主动抚摸男子的下半身。纤细白皙的手指,在已然灼热的肉棒上滑行,划过浮现在头的血管。
『老爷……老爷……臯月、臯月的那个……』
双手交握套弄着肉棒的同时,臯月也害羞地张开大腿。在她双腿间,早已湿润的秘缝发出微微的震动。男子的手指移动到那个地方,应臯月的要求伸进里面噗啾噗啾的水声响遍整个房间。
『嗯嗯…哈啊嗯……』
『臯月的里面……变得这麽烫……』
男子这麽说着,同时增加手指插入的数量。增加到两根的手指伸入臯月的秘缝中,咕啾咕啾地搅动爱液几乎使之变成白浊状。
反覆不知抽插几次之后的手指,沾满了下流的液体闪闪发光。
『啊啊……湿得一塌煳涂了呢……臯月。』
男子怜爱地望着满是爱液的指尖之后,放入口中舔舐。接着似乎达到忍耐的界限,擡起了臯月的大腿。
『臯月……可以放进去了喁……』
『是的……老爷……我、我也……』
臯月也害羞地上动用手指将被擡起的双腿间的秘缝撑开,就像在迎接男子的东西进入。
那里闪耀着妖媚的光芒,像某种生物般地微微伸缩。男子就像被吸引了似的,将自己勃起的阳具沒入其中。
男子的那话儿很轻易地便撑开已潮湿的秘穴,侵入臯月体内。
沒多久肉棒便沒入至根部,同始在臯月体内抽动。
『哈啊啊!!啊呜……哈啊……啊嗯嗯。』
臯月低头望着反覆抽插的连接部位,并弓起身子发出娇喘。然而在狭小的沙发上,被人由上方压制住使她无法自由行动,最后她只能用手抓住沙发的边缘。
『啊呜……哈……啊嗯啊啊啊!』
被快感逼迫得无处可逃的臯月用力喘着气。
男子的唇怜爱地落在臯月细致的肌肤上,并持续摆动腰部。互相摩擦的黏膜之间,发出咕啾咕啾的淫秽声响。
『啊啊……臯月……臯月……你好美……』
『老……老爷~~我已经……啊啊啊啊啊!!』
臯月的双手抱着自己,全身冒汗达到高潮。然而男子还是继续摆动腰部,再度让臯月感到一阵酥麻。
『……哈啊……今天我要让你盡情地泄个够……』
『啊啊……嗯嗯嗯……哈啊……』
臯月连一点休息的时间都沒有,再度发出紊乱的叫声。
此时,在隔壁房间有一个人从钥匙孔窥伺着他们的动静。
『心……心跳好快哟~~~』
桃香来到身爲前辈的臯月工作的人家,正在等待她出现时,被隔壁房间发出的淫声浪语引诱,忍不住由钥匙孔偷看。
虽然桃香对钥匙孔内看到的事情感到惊讶,但她仍旧无法移开视缐。
弯下腰偷窥的桃香视缐不经意往下移,发现大腿不住地抖动。
『啊呜~~,因爲偷窥让人家变得好奇怪哦~~』
桃香双腿相互磨蹭着,但是愈是忍耐内裤中透出的湿气就愈是浓厚,而且愈是搔痒,心里好想有一根手指能够伸进里面。
『咿……臯月小姐还沒好吗』
再窥伺钥匙孔内,臯月仍旧衣衫不整的和男子甜蜜交谈着。看到这景象,桃香悄悄地将手伸入裙底,隔着内裤抚摸着私处。
已经湿透了的地方,一经桃香抚摸即发出咕啾的声响。
『啊……嗯……』
手指慢慢地搓揉秘缝前端的突起物,并用拇指轻轻一按,里面便溢出大量爱液。桃香再也无法忍耐,将手指伸入内裤中,慢慢插入灼热潮湿的蜜壶中。
『哈……啊啊……桃香的里面,好烫哦……桃香真是个好色的女孩子啊~~』
沒入体内的手指不停地搅拌着,桃香体内的黏膜也随着吸附着手指。
一阵酥麻的感觉,像电流般流窜过桃香的背嵴。
『啊呜……人家……不行了……啊!哈啊……啊啊啊啊啊!!』
深入体内的手指感受到一股强劲的收缩,桃香连到高潮了。
『啊、啊呜……哈啊……哈啊……』
桃香全身无力,靠在门上喘息着。
此时,桃香依着的门突然被往后拉。
事出突然,桃香毫无预警地整个人向后倒。
『咿呀……』
『让你久等了……咦、桃香……你怎麽啦!』
走出房间的臯月惊讶地俯视着桃香。
『好……好久不见了~~臯月小……姐。』
桃香和臯月坐在长条椅上,望着庭院的景色。
『不好意思,桃香。你难得来看我,却让你等那麽久……』
臯月轻轻梳理凌乱的头发,同时害羞地这麽说道。
『我家老爷,每次都会那样……』
臯月露出害羞的笑容这麽说道。
回想起臯月当时的样子,桃香爲她感到高兴,同时也感到羡慕。
臯月是桃香在女仆培训学校时大她两届的学姊,在校内是个优秀的女仆。即使毕业之后,臯月还是时常将桃香当做自己的妹妹,只要桃香有困难时都会来臯月工作的人家找她谈谈。
『臯月小姐,妹的主人总是那麽温柔,桃香好羡慕哦。』
桃香也好想要那麽温柔的主人,桃香笑着这麽说道。
『听你这麽说,桃香……我从女仆中心的职员那里听说……你又被炒鱿鱼了吗』
臯月担心地对桃香问道。桃香害羞地搔着头说『唉呀呀呀……你知道了呀』,接着便说起事情发生的始末。
『原来……那麽你只剩下最后一次机会了耶……』
『就是这样啊~~』
『那麽,不认真起来不行喽。』
『是的~~。看到臯月小姐的主人这麽温柔,桃香好羡慕。所以想请你是不是有什麽技巧可以教我……』
桃香这麽说道,臯月只是露出有些困扰的表情笑着。
『技巧、吗要相处融洽的话……我想还是要看感觉。』
『感觉……吗』
『是的,就像两人相处的气氛之类的。例如说对方跟自己有相同的想法……』
臯月害羞地双手放在双颊微笑着。看来她是想起方才与主人之间发生的事,只见她的眼瞳似乎又发热湿润起来。
『臯月小姐……难道说你对主人……』
臯月一定是喜欢上那个她称爲老爷的人。
『恩、其实呢……。虽然中心严厉禁止女仆和主人之间发生恋情……但是,一旦喜欢上那也沒办法喽。』
臯月轻轻由长椅上站起身来,环顾着整修得相当美丽的庭院。然后轻轻叹一口气,转向桃香对她说。
『我很幸福,有那麽温柔的老爷……还有夫人。所以当我在这里工作的时候,心里总希望可以永远在这里。』
『臯月小姐……』
桃香嘴里嘟囔着,臯月则以笑脸回应她。然而,很显然地看得出来这是强顔欢笑。
『话说回来……桃香你怎麽办呢找到新的主人了吗』
『耶~~,现在还沒……这次我不想透过女仆中心介绍,我想要自己去找~~。』
我想从明天就开始寻找~~』
『是吗……加油喽,桃香。』
『是的~~』
接下来两人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閑话,一直聊到黄昏时刻。
不知不觉太阳即将下山,桃香由长椅上站起准备离开。
『那麽,桃香差不多也该走了。在天色变暗之前得找到今晚睡觉的地方……』
『咦……你不回女仆中心的宿舍吗』
『耶嘿嘿,那个地方啊,桃香被强迫退宿了啦~~』
『爲什麽呢』
『因爲女仆中心的宿舍只能使用一年,前阵子我刚好住满一年,所以只好退宿了……而且我的工作一直都沒办法持续,所以连租房子的钱都沒有。』
桃香害羞地搔着头,笑着说道。
『桃香……。那,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住在我的房间,最近天气变冷,露宿街头实在太危险了。』
『沒关系的啦~~,桃香对这种事很习惯了 。你就不用爲我费心了。』
桃香这麽说完,拿起行李,背上托盘与扫帚。
『可是……』
『別担心,臯月小姐请你和主人好好相处下去。那麽,谢谢妹摅我说了造麽多~~』
桃香用力点点头,在臯月担心的眼神目送下,离开了那栋房子。
桃香抱着包巾,背着银制托盘和扫帚来到公园。
『总而言之,今天就先露宿在这里吧~~』
桃香很快地开始做准备,着手捡拾丢在路边的纸箱集中铺在地面,如此一来,躺下也不会剌痛。虽然沒有棉被,但是用报纸来代替应该就沒问题。
『即使是九月,晚上还是蛮冷的耶~~』
桃香环顾着公园,拧立在四周的树木已经开始泛红。
秋天也是枯叶增加的季节,女仆也因爲要扫落叶及清理暖炉而忙碌起来。
桃香非常女仆这个工作。在主人身边照顾他,让主人的生活更加舒适。
沒有任何工作做起来会更有意义了吧?
『桃香也想服侍主人,让主人感到高兴。』
即使知道自己有多麽煳涂,工作也无法令人满意……但是自己还是想要做这个让人快乐的工作。
爲了达到这个目的,首先要找一个让自己照顾的主人。
『好~~。明天开始要盡全力加油了~~』
桃香这麽说道,在纸箱床铺上高举双手做出万岁的姿势。
『桃香也要像臯月小姐一样,找到一位好主人。哦——!』
桃香认爲如果每天能够被那样宠爱,势必是件很棒的事。
『桃香也想和那麽温柔的主人……』
一想到这里,方才臯月和主人所做的事又浮上脑海。那时的臯月真的很淫乱,而且还露出满足的表情。
『啊呜~~!!光想起来,那里就湿起来了啦~~』
桃香磨蹭着双腿,朝公共厕所的方向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