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iji03.com资源站,每日更新!海量资源API采集! 帮助文档

当前位置: 首页 » » 入赘女婿的秘密

入赘女婿的秘密

入赘女婿的秘密

         独身一个人生活在陌生的城市,沒有房子就沒有落脚之地,有一个房子一直
是我的梦想,为了这个房子我拼命的工作,受到公司老板的贊誉,于是我升级很
快,月薪已经达到了一万多。

身边就有了许多的追求者,可我沒有房子,结婚住什么所以我一直不去理
会她们。看着同龄人一个个都结婚了,我心里也着急,可我这一个月一万的月薪,
不知道哪年哪月才能拥有自己的房子我的岁数一年一年的增长着,转眼就到了
三十而立。

有人劝我贷款买房子,我告诉了父母,父母是个老脑筋,听说我要借那么多
的钱,吓得浑身哆嗦,一千个不同意,说小心还不起被人家追杀,说的血淋淋的。
我一向孝顺,既然父母不同意,我也就作罢了,只有靠工资攒钱,三十三岁的我,
工作了七八年,也存了五十多万,我想再有几年就会买新房了。

可事情偏偏出现了转机,公司里一个二十三岁的女孩很追我,她叫小静,整
整比我小十岁。她人长的很漂亮,白白净净的一张脸,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红
红的嘴唇白白的牙,身高一米六五左右,微微有些发胖。

说句实在的,我真的看好了她,但我还是要和她说出实话来,我沒有房子。

她笑笑说:「我有。」

她既然有房子,就省去我不少的力气,留着我那五十万买车,也算对她的一
个报答,我同意恋爱了。

相处一段时间,我才知道,自从前年她的爸爸出车祸去世以后,她一直和她
的妈妈住在一起,她说的房子就是这个。她的妈妈一直想要女婿入赘,这样就能
和女儿不分开了。小静也是孝女,一直寻找着外地来这个城市工作的人,于是就
看中了一直努力工作的我,虽然相差十岁,她喜欢,因为她的妈妈经常说比她岁
数大的男人知道疼她。

第一次去她家见她的妈妈,心里总有一些忐忑,毕竟我这是处的第一个女朋
友,当然也是第一次见女朋友的妈妈。

在街上,小静买了些水果,这些都是她妈妈喜欢吃的,小静告诉我就说是我
买的。

我怎么能花女孩的钱,决议不行,经过一番争执,我还是败在了她的手下。

上了楼,小静打开房门,向屋里喊着:「妈,我回来啦。」

从里面笑盈盈的走出一个中年妇女,仔细的打量着我,从眼神就能看出她知
道我的到来。

我深鞠一躬,说:「伯母,你好。」

她答应着:「哎,快进来。」显得十分热情,看起来对我的第一印象很好,
我的心也踏实了许多,脱了鞋走了进去。

伯母说:「你先坐着,我给你拿水果。」这是早就准备好的,不一时拿了出
来。

小静说:「妈,这是他给你买的。」

伯母客气的说:「来就来还买什么东西啊。」接过来,笑吟吟送到厨房。

我有时间打量这个宽阔的房子,这是一间一百多平米的三室两厅的房子,屋
子里的东西摆放的井井有条,收拾的也干干净净,一看就知道小静的妈妈是个干
净的人。

小静指着东面的门说:「这是妈妈的房间。」又指着西面的门说:「这是我
的房间。」一指北面说:「那是书房,妈妈喜欢看书。」

伯母放好了水果走出来,坐在沙发里,询问着我的情况,其实我的情况小静
也给她说了,这也就是例行公事而已。

趁着这时候,我也打量着伯母。她和小静很相像,也是白白净净的一张脸,
大大的眼睛,只是眼角处有轻微的鱼尾纹。身体也是微微发胖,比小静能多胖一
些,一看就知道是个知识分子。

小静的妈妈对我很满意,这也加快了我们婚姻的殿堂,不久我们就结婚了,
我住进了小静的家。小两口很是幸福,不久小静就生了一个儿子。岳母自然很高
兴,喜欢的不得了,成天的抱着孩子不放。晚上干脆就把孩子抱进自己的房间,
我想这是给我和小静做爱的机会吧,真的感谢岳母。

公司要扩大生意往来,挑选几个英语好的人去美国学习,我的老婆小静不幸
被选中了,因为她的英语说的最好。被选中几个女人有的是结婚了,有的沒有结
婚,她们要一起去,我这也放心了,毕竟小静不孤单。但心里憋着一腔火,好不
容易三十多有了老婆,享受着性的快乐,就这么一下就沒了,她们走的时间还不
少,整整三年。可这是公司老板的指派,谁敢不同意看来这三年,我只能靠手
淫度日了。

在飞机场,小静含着泪和我吻別,小声的说:「三年的时间不短,你要管好
下面的东西,不要给我添乱。」

我轻轻告诉她:「你放心,我会等你回来。」

小静说:「在家一定好好孝顺我妈,不要让她生气。」

我说:「我会的,你也要保重身体,不要太累了。」

小静才笑起来:「知道啦。」

小静走后,一切如常,我每天上班、下班、回家,开着车往返于家和公司之
间。岳母也和往常一样,带着孩子,每天为我做好饭菜。只是我到了夜晚,孤零
零的一个人守在电脑旁,看着小静从地球那边传来的字,诉说着她学习的那点事,
也聊不到十点,她就要睡了,那边管理的很严。害的我自己倒在被窝里手淫。

手淫是要有幻想的,一开始我幻想我们公司的几个女人,我喜欢薇薇发胖的
女人,幻想着我搂着她们的肥大的屁股做爱,真的很爽。后来不经意间,一次幻
想起岳母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每天都要幻想她。虽然觉得对不起小静,但就
是板不住,因为岳母也有着一个肥肥大大的屁股。

我比小静大十岁,而岳母比我大十二岁,岳母那年四十七岁,因为经常在家
不怎么出门,养了一身的好皮肤,看起来也就是三十五六岁,看着面容竟然和我
相差无几。几次我拉着岳母出去旅游都被人误会,说我们是两口子,但都被岳母
纠正了。可我知道,当岳母听到人们夸她年轻的时候,也是她最开心的时候。

虽然我晚上一直幻想着岳母手淫,但我一向胆小,从来不敢向她表达,表面
上一直很尊重她。有时候我在脑子想:「岳母,我想肏你。」但嘴上说着:「妈
妈,今天你想吃什么,我下班回来给您买。」

岳母总是抱着孩子,说:「不用了,回来的时候给小宝宝买些奶粉,小宝宝
的奶粉快沒有了。」

看着转身离去岳母的大屁股,我真是眼馋死了。

我一到公司工作就达到了忘我的境界,一天能干出两天的活。突然来了一个
电话,是岳母打来的,说她出事了,被车撞了一下,现在正在医院。我请假是容
易的事,毕竟我的工作都做出来了,老板还特意关心,让我多休息几天照顾岳母,
我是很感激的。

来到医院,岳母的伤情不太严重,只是脚脖子轻微骨折,需要住大约一个月
的院就能养好,让岳母最担心的就是那孩子,说:「这几天就劳苦你接送宝宝去
幼儿园了。」

那是我的儿子,接送也属正常,只是岳母孤孤单单的住在医院,而孩子天天
哭着要姥姥,也确实的让我鬧心了一阵子。

我一边工作,一边要照顾岳母,一边还要照顾孩子,一时间忙的我焦头乱额,
我干脆一狠心,给孩子办了长托,时间为两个月。这样,我就有时间上班,和看
望岳母了。

这期间我学会了不少的东西,自己会做饭了,自己会洗衣服了,还常常给岳
母拿去干净的衣服更换,岳母毕竟是一个很干净的人,两天就要更换内衣的。岳
母手上有滴流的时候,我就坐在床边一口一口的喂她吃饭。

医院里的人都认为我们是夫妻俩,很羡慕岳母找了一个体贴的丈夫,岳母当
然也很感激我。其实我只是做到孝道而已,竟然让人误会了。

一位大嫂当着我的面说:「大姐,你真的好有福气,找了一个这么疼爱你的
老公。」

按以前,岳母要极力反驳的,可她那天沒有吱声,竟然默许了这句话。我见
岳母沒有做声,也就不说什么了。

一个月后,岳母能下地走动了,我就搀扶着她在走廊里来回走动,我发觉岳
母有意无意的总靠的我很近。

说实在的,搀着岳母,我总有一些冲动,鸡巴不时地挑衅着,我是一忍再忍,
虽然挺痛苦的,但不知道怎么的,我很喜欢做。

一个三十多岁的护士问我是做什么的,我如实回答了,护士惊叫着,是个好
公司,挣的很多,然后对岳母说:「大姐你真好福气,沒有工作,还能找这样的
好老公,真让我们羡慕啊。」

岳母看了我一看,脸微微泛红,说:「还行吧,他收入挺高的。」又一次默
许了。

我不知道怎么样表达心情,只当沒听到。

转眼,岳母的脚好了许多,能在不搀扶的情况下自己行走了,也该出院了。

当我办理完出院手续,接岳母走出病房,岳母一只手搂住我的腰,抓住我的
手搂住她的腰,我们就这样走出病房,惹来一个个羡慕的眼光。

回家了,一切又恢復了正常。岳母虽然还有点瘸,但能给我做饭了。我总是
说:「妈,您就別劳累了,我知道我做的饭不和你的口味,但我可以买啊。」

岳母说:「不嘛。」语音里明显有撒娇的声音,「怎么也要学会勤俭。」这
句话沒有撒娇的声音,到很像一个家里女主人的发号施令。

和岳母这样频繁接触,我晚上手淫的次数都增加了,只幻想岳母一个人。我
很卑鄙,把岳母幻想成十分淫荡的女子,幻想岳母呻吟着求我肏她,我就扛起她
那两条白白的大腿,把鸡巴使劲的插里。还幻想岳母为我口交,吃下我的精子。

但在表面上,我仍然很君子的对待岳母,丝毫不敢侵犯。

晚上,为老板多干了一些活,回家晚了点。一进门就闻到一股香味,原来岳
母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四个菜一个汤,桌子上还放了两瓶水果酒,和一瓶白
酒,还有几个易拉罐啤酒,饮料也放在桌子上,岳母正坐在桌子前发呆。

见我回来,岳母站起来说:「回来了,就等你了。」表情有些嗔怪,好像妻
子怪丈夫,「有的菜都凉了,我去给你热一下。」

我说:「不用了妈,我现在已经饿了,马上就吃。」

我发现岳母今天好像是精心打扮了一番,头发烫了,抹了少许的眼影,还抹
了口红,身上穿着礼服,显得更加妩媚。

我问:「妈,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岳母说:「今天有两个喜事。」

我问:「两个喜事是什么」

岳母说:「第一,我的脚不疼了。第二,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真的很惭愧,和小静结婚以来,从来沒给岳母过过生日。其实我提出过给
岳母过生日的,只是岳母说:「我都快五十的人了,还过什么生日,过一次就难
过一次,又一年沒有了。」所以,我和小静俩才沒有给岳母过生日的。可今天岳
母怎么了,自己给自己过起生日来了呢我不解。

我说:「妈,原来你过生日啊你怎么不早说,我好给你买点什么。」

岳母笑着说:「还买什么家里吃的就够用,还破费做什么。再说了,这些
东西也是用你的钱买的。」

我还要说些什么,岳母说:「別说了,今天就是要好好的吃一顿,我大难不
死必有后福。来坐下,我今天想喝点水果酒,那个白酒你喝。」

尊敬不如从命,我坐了下来,帮岳母打开水果酒到在高脚杯里,自己也倒上
白酒,沒有蛋糕、蜡烛,我拍着手给岳母唱了几遍《祝你生日快乐》。岳母的眼
睛死死的盯着我,目光里透漏出让人不可琢磨的东西。

唱完歌,我举起杯说:「妈,祝你生日快乐。干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