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iji03.com资源站,每日更新!海量资源API采集! 帮助文档

当前位置: 首页 » » 宋青书与小龙女

宋青书与小龙女

务的山野女子,居然不知道自己太师父还有武当派的鼎鼎大名,自己跟她解释再多也是无用,索性等她见了那些反元义士们自然会有人帮自己解释,他不信这些反元义士个个都如那白衣女子般无知。
宋青书见白衣女子身子一晃已经到了门前,她胸前那两块白衣包裹鼓起处竟是微微晃动了一下,宋青书双眼顿时一直心跳开始加快了,白衣女子身上有种香气却并非脂胭香料之香,抓他的手腕白洁如玉,裙下隐见露出两只穿着小牛皮靴子的纤足,靴子包裹甚紧甚至可清晰可见靴尖处足趾的轮廓。
宋青书心中竟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欲念,他好想解开白衣女子的胸衣摸摸她的大奶子,好想剥掉她的小牛皮靴子舔她的小脚,他好想……。
不对,宋青书勐的一晃头驱散脑中的绮念,自己怎么竟会有如此淫邪的想法
他深深为自己刚才脑中那一刻邪念感到耻辱和羞愧,自己可是武当掌门之子,怎能对这姑娘心生如此亵渎之心枉自己从小把武当诫律背的滚瓜乱熟当真是不为人子啊,一时间他燥的满脸通红唯有闭上双眼心中满是对白衣女子的愧疚。
白衣女子却是丝毫不知宋青书刚才心中的胡思乱想,她上前敲打门环,片刻后一个一脸白粉长相丑陋的婆子开门问道:“姑娘您找谁啊”
那白衣女子道:“我姓龙,和陆庄主陆夫人也算有几面之缘,今日特来拜访,感问郭大侠家的女眷是否也来此避难我丈夫杨过是否来过这里”
“唉呀,姓龙啊我知道了,您就是杨夫人吧快请进快请进,杨大侠和郭大侠家的女眷都来庄中了,只是杨大侠因为有点事就先离开了,或许不久就回会来的,你快请进吧”婆子咧着大嘴笑道。
杨夫人原来她已经成婚了,宋青书内心隐隐有些失望,只是听得杨过之名他不禁有点发楞了,记得杨过是太师父说起过的对他有救命之恩的一位宋末大侠,乃是五绝之一的西狂,他有位夫人就姓龙,叫小龙女。这位姑娘刚才也说自己姓龙,这也太巧合了吧
“好,那我先去见见郭二小姐她们吧”白衣女子点点头提着宋青书走进庄内,那婆子问道:“杨夫人,这孩子是什么人啊”
白衣女子道:“不知道,他说自己叫宋青书,是武当派张三丰的徒孙,可我从没听说过这门派,看他可疑就带他回来问话。”
“哦,原来如此啊,不过看这小娃娃长这么俊不像个坏人啊”婆子朝着宋青书呲牙一笑,虽然对方是在帮他说话,可宋青书看她这副尊容德行还是感到汗毛直竖。
白衣女子拎着宋青书走入庄内,却见这归云庄面积甚大,里面进第一层院子就见不少家丁丫环,再进一道院子里面极是宽畅,不远处竟是一座六层楼的塔楼,而往后有竹林荷花池,道边还有种着不少鲜花的花园,闻着这花香让人感到心静神怡,宋青书不禁暗道这位陆庄主还真会享受人生啊。
再往里进一道院子迎面是一座灯光明亮的客厅,还没走近就听得里面一个少女的吵闹声:“姓陆的到底什么时候才肯出来见我们,我们家逢大难他就走火入魔了这是骗傻子呢”
“明珠,你有点耐心好不好,陆夫人已经去推陆庄主出来了。”
“什么耐心我憋了一路一肚子火,这还要等到几时啊”
“明珠,陆庄主一向义薄云天,他绝不是这样的人,我们刚到归云庄你别这样耍性子和陆家起冲突。”
“程姨,你胆子也太小了,我娘可是我外公郭靖长女,我是郭靖的外孙女,我爹是丐帮帮主,我们陆家什么东西还敢和我们动手真动起手来我们几个也足够拆了这归云庄了。”
白衣女子拎着宋青书走入大厅却见厅中有多个女子,全是自己认识的,郭靖长女郭芙几年不见如今倒是稳重了不少,她正坐在一张红木椅子上手边还站着个俊秀男童看起来也就五六岁,旁边站着正在劝解的正是程瑛,坐一旁爱理不理的乃是陆无双,再往旁边是戴着孝一脸悲色的耶律燕,身边站着个戴着孝的十几岁少年,长得挺像武敦儒。
而站在中间大吵大嚷的紫衣明艳少女正不断跺着脚,那双小蛮靴上的明珠也颤动个不停,正是郭芙的宝贝女儿耶律明珠,而身旁立着个十六七岁的华服少年则是笑脸相陪一个劲道歉,白衣女子一进房间掀起面纱道:“郭大小姐,我们好久不见了。”
“龙……龙姐姐,真是好久不见……”郭芙一见来人竟是小龙女不禁感到甚是尴尬,当年她少时误射一枚毒针竟让小龙女和杨过别离长达十六年之久,这份愧疚一直困扰着她,而内心似乎对杨过存在别样的情愫,见到杨过的妻子更是让她有种心虚的感觉。
“龙姐姐,好几年不见你了,你……没碰上杨大哥吗”原本无精打彩的陆无双一见小龙女马上兴奋的跳起来上前握住她的手道。
“龙姐姐,你远道而来辛苦了,表妹你也太心急了,陆夫人说了杨大哥出去办点事不久就会回来的”程瑛见了小龙女也颇为高兴。
“你就是龙姨啊,杨大侠的妻子啊,明珠见过龙姨了”耶律明珠见小龙女长得真如传说中般冷艳的冰美人不由心中暗暗生嫉,自己和娘的美貌竟真不如她,可那又如何清白之身都不保,想到这里她的心情又变得好了不少。
耶律燕死了老公,而且老公死前还发疯般奸淫了兄嫂被郭靖一掌击毙,这打击让她这段时间一直精神极差几次想要自尽都被儿子武承志苦苦劝住,她与小龙女并无深交但毕竟相识一场只能强挤出些笑意上前说上几句。
“啊呀,原来这位就是名震天下的古墓派掌门小龙女,杨大侠的妻子,果然是国色天香的绝色美人,家父陆冠英,小生陆继英乃这相有礼了”那华服少年上前拱手拜倒显得甚是有礼。
但是被小龙女放在厅中的宋青书却分明看见这陆继英双眼中满是色欲的邪光,死盯着小龙女裙下的双脚甚至还舔了舔舌头。
此人绝非善类,我等会找个机会提醒龙姑娘小心,但……刚才我没听错吧
古墓派掌门小龙女她真是六十多年前那位小龙女,他丈夫就是那位神雕大侠
这些人刚才提起郭大侠陆冠英不是吧他们是合起伙来设局骗我可……这有什么意义宋青书自问自己不过是初出茅庐的主,就算设局骗自己也不需要设这么莫名其妙的局吧
他忽然想起自己看的那本书中记载的郭靖郭大侠家的女眷进了归云庄后再没在江湖上出现过,再有人进庄发现已经是一片废墟,月圆之日还听得有女子尖叫之声,他不禁心中一寒,自己莫不是撞鬼了
小龙女道:“过儿去襄阳月余,我放心不下就出古墓一路寻访……”她说到这里不禁停顿了一下,脑中像是闪过一片空白,自己怎么了好像忘了什么挺重要的事情
“后听说襄阳被围城郭大侠的女眷先突围而出,我想先问问你们过儿是在襄阳还是随你们来此了,不知过儿他来此后又为何事离去”小龙女脑中稍有停顿后又继续说明来意。
“龙姨,杨大侠是三日前来此通知我们郭大侠家的女眷要来陆家避难,但是另一拨武大侠还有朱少侠等人的家眷却似是和郭女侠她们走散了,所以他去找寻他们了,他还特意告诉我说如果龙姨也来些就让她等在这里不要离开,否则万一错开你一走他又回来了岂不是麻烦”陆继英说道。
“原来如此,过儿也猜到我可能会忍不住跟来,那我就听他的呆在这里等他回来”小龙女点头道,她也知道自己昔日和杨过几次分别都是自己不辞而别结果搞到他满天下找自己,这回自己就留在此处不会再让他为难。
“对了,这个少年是什么人龙姨为什么要带他进庄”陆继英低头问道,宋青书抬眼四目相对,只感对方眼神阴森可怖不怀好意。
“我不认识这少年,只是在庄外雾中碰上,他说他是什么武当派张三丰的徒孙,我从没听说过这门派觉得他甚是可疑怕是鞑子探子就把他制住带过来问个清楚”小龙女一指地上的宋青书道。
“小兄弟,你是什么人老实告诉我们吧,只要你没干为非作歹助纣为虐帮鞑子杀人放火的恶事,我们是不会为难你的”陆继英弯腰笑道。
“快说,你这小贼到底哪来的是不是鞑子派你跟踪我们”耶律明珠拔剑在手剑锋直指宋青书的鼻子,此时屏风后转出二人,却是已经头发花白已显老迈的程瑶迦推着坐着木制轮椅的陆冠英走出来,陆冠英更是已经满头白发脸颊削弱,双眼一片浑浊嘴角还流着唾液,确是像中风的样子。
“唉,让各位久候老妇失礼了,实是冠英这段时间走火入魔中风,身体不能行动还……失禁严重,还望各位见谅啊”程瑶迦一脸苦笑着向郭芙小龙女等人打招唿,而陆冠英只是歪着脑袋歪着眼嘴中“呵呵呵”个不停,像是随时要断气似的。
“娘,这姓陆的别是装的吧听史书上说装病的人多的是了,要不试试他”
耶律明珠上前在郭芙耳边低声道。
难不成要让自己上前给他把脉,不过这样做好像有存心试探的意思显的太失礼了吧郭芙有些犹豫,而此时程瑛却上前道:“陆兄,待我为你把把脉。”
其实程瑛论辈份可还要高过陆冠英一辈,这也是郭芙平时不大想和她说话的原因,管她叫师叔真是挺丢脸的,不过程瑛亦继承了黄药师的药术加上和陆冠英同属桃花岛一脉,出于同门之义为他把脉诊治自然无可厚非。
程瑛伸出二指为陆冠英一把脉后皱眉道:“陆兄怎么功力全废了气脉乱成这样是重度中风,这样可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程瑶迦垂泪道:“上月冠英他听说襄阳围城就急着想去相助郭大侠,偏偏他心急练功想突破瓶颈,结果走火入魔搞成这样子,如今真是连吃饭喝水都要我喂,真是造了什么孽啊。”
陆继英忙上前安抚哭泣的母亲,耶律燕看这一家三口虽然如此但终究一家和睦,而她的丈夫却丧心病狂奸淫兄嫂被击毙,如今家庭破碎她完全是为了儿子才强撑到现在,一时间亦悲从心来捂脸抽泣。
“陆夫人,陆兄身体状况极差,不要让他再勉强了,快带他回去休息,否则随时都有性命之忧,我这有两颗九花玉露丸应可缓解他的病痛”程瑛说罢从怀中取了两枚药丸给程瑶迦。
“陆夫人,小女无礼辱及陆庄主,我和她向你们陪罪了”郭芙拉着仍旧不情不愿的耶律明珠上前拱手陪罪道,她虽然脾气不好也心中责怪陆冠英逃避责任隐居,但眼见对方确实是身患重病气息奄奄,亦觉得自己和女儿无端猜疑他人其在不该,遂当众陪罪道歉。
耶律明珠却是心中气恼,这姓陆的如此无能练功都把自己练成中风,可这又不是她害的,她说上几句何必要给桃花岛的一介家奴陪罪母亲当真是主次不分。
“郭小姐这说的是哪里的话,唉,只能怪他命苦”程瑶迦哀声叹气推着丈夫离开了,大厅中一时间有些冷场,大家似乎都不知该说些什么。
“对了,不是刚才要审这小贼吗差点把他忘了,你到底是什么人”耶律明珠又拔出剑指着宋青书鼻子道。
“我……我叫宋青书,我……我是武当派三代弟子,是张三丰张真人的徒逊,武当掌门宋远桥之子,我太师父俗名张君宝,昔日在华山曾被郭襄女侠和神雕大侠所救,我想说今年到底是哪年啊这到底是前宋还蒙元我到底是不是在做梦啊”宋青书一脸无奈道。
“做梦你这狗奸细编造这种谎话能骗过我们才是做梦呢”耶律明珠说罢一剑直刺向宋青书面门,宋青书只感眼前寒气直冒心道我不会这么煳里煳涂死在这个不讲理的小丫头手中吧
“住手--”小龙女玉指一弹隔空指力已经将耶律明珠的剑锋弹开,她与宋青书无冤无仇觉得这少年既然是自己俘来的就不该没弄清楚他身份就随意杀戮,宋青书逃过一劫不禁心中对小龙女颇为感情,对她的好感也更加强烈了。
“明珠,够了,人是你龙姨抓的,你急个什么劲”郭芙似乎对宋青书的身份没多少兴趣,只是儿子耶律宝玉已经犯困直打磕睡,她不想再为其他事纠缠不休,反正这少年也跑不了。
“张君宝我记得这名字,是数年前少林那位觉远大师带他徒弟追查尹克西潇湘子盗走少林《九阳神功》之事吧,后来听说昆仑派掌门上少林挑战,结果张君宝因为偷学少林武功之事要被废武功,后被觉远大师救走,我也听说他好像是去了武当山但没听说他有开宗立派”程瑛说道又走上前。
“宋青书,你问如今是前宋还是蒙元是什么意思难道大宋已经亡了”程瑛问道。
“是啊,我出生时大宋已经亡了四十五年了,我们汉人被蒙古人欺压凌虐一直都有造反起义,我听太师父说过宋末五绝之事,还听他说起郭氏夫妇死守襄阳全家殉难……。”
“胡说八道,你这小疯子再敢胡说我就不客气了”郭芙连日来一直担心父母在襄阳的安危,如今听得这等晦气之话顿时恼怒异常。
“我没胡说啊,我前几日还看过一本《伽蓝诡谭》,书上说郭家的女眷进了归元庄后就……”宋青书还未说完,陆继英突然一脚踹在他后脑上,把他踢的一个狗吃屎当场晕死过去。
等宋青书醒来时只感后脑疼得厉害,他惊觉自己四脚全被钢铐锁在墙上动弹不得,他忙运功想要震断钢铐,可是震了几下却是纹丝不动反而四肢酸麻只得作罢。此时他细看之下发现自己被锁在一间密封的囚室之中,室内还摆放着各种刑具。
真是倒霉,我只是实话实说怎么搞到不是要杀我就是打我,我到底做错什么了可话说回来,这些女人刚才的对话不像是在骗我,莫非……我真是碰上鬼了
这里莫非真是传说中的怪异宋青书一向胆大但碰上这么诡异的情况也是感到惶恐无助至极。
宋青书不禁后悔至极,自己吃饱了撑的大晚上跑归云庄来干什么就因为那本奇书上有写到这么个诡奇的故事自己就非要跑来看个究竟,这下可看出祸来了,如果这归云庄闹鬼是真的,那书中写的其他事情是不是也全是真的呢真是好奇心害死人啊,自己第一次行走江湖不会就是落到被鬼勾魂的结局吧到头来爹连自己的尸首都找不回来,也不知明月会否因我之死被重罚
宋青书越想越是沮丧,此时牢房门一开,一个紫衣少女大步走进来,虽然长得甚美但眉宇间尽是戾气,正是郭芙之女耶律明珠。
“小贼,今天本姑娘心情不好,娘居然逼着我向那姓陆的瘫子陪礼道歉,我长这么大都没吃过这亏,今天只好把这口气出在你身上了,快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跟踪我们”耶律明珠说罢从刑具上取下一条鞭子一鞭已经抽在宋青书脸上。
“啪--”宋青书只感脸上火辣辣般的疼痛,他大叫道:“住手,我刚才说的全是真话,我是武当派门下弟子,宋朝早亡了六十多年了,郭大侠夫妇早就在襄阳殉难了,我真的……。”
“啪啪啪啪--”耶律明珠显然是不愿再听他的狡辩,手中的鞭子像雨点般抽下来把宋青书打的皮开肉绽惨叫连连,虽然他早年丧母有个严父从小督促他,但也从没这么狠打过他,而耶律明珠显然觉得鞭子不过瘾,又从刑具上取下一把钳子狞笑道:“我把你的牙齿一颗颗拔下来看你还说不说--。”
“不--别别,你别--啊--”宋青书想闭上嘴但对手一把掐住他脖子逼得他张嘴,然后一把铁钳就钳住他的牙齿开始转动。
“啊啊啊--”宋青书只感口中的疼痛直钻入脑中一样,牙血已经直流入喉间让他感到一阵呕吐感,自己的一颗门牙居然让对方拔了出来,他眼睛都要翻白了真想快点晕过去。
“一颗牙下来了,还不说吗那就再拔一颗,再不说就挖出你的眼睛”耶律明珠像是疯了般脸上尽是扭曲般的笑意,她从小就喜欢折磨小狗小猫,剪掉它们的鼻子拔出它们的牙齿,剪掉它们的舌头,把它们的四肢拧断看它们痛苦扭动挣扎。而到了归云庄后她感到自己的旋虐倾向更加严重,她的暴戾情绪更是不断增长,如今有个奸细正好能让她尽情施虐。
“你这疯子,我说的都是实话啊--”宋青书眼中一热竟流下泪水,他发现自己真的没想像中那坚强,他已经快要崩溃了。
这回答当然不能让耶律明珠满意,她正要继续下手,身后却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耶律小姐,这里毕竟是我家归云庄,你要折磨人也得经得我同意吧怎么自说自话就动起手来了”
耶律明珠回身一看却是陆继英和那开门的婆子以及两妈子一脸诡笑站在她身后,她怒道:“本姑娘在审奸细不用你管,快给我滚出去侍候你那瘫子爹去。”
“耶律小姐放心,我爹有程女侠陪同帮他医治呢,我此来是想向姑娘求亲的,小生一见姑娘就爱慕上了你,尤其喜欢你那蛮横不讲理还喜欢虐待人的性子,这么没女人味的女人最合我的胃口了”陆继英歪着脑袋一脸淫笑道。
“狗杂种,活的不耐烦了--”耶律明珠早就看这小子不顺眼,此时对方居然还敢主动招惹轻薄自己反让她心中一喜飞起就是一脚直踢对陆继英的面门,想一脚踹的他门牙尽落打个半死再拖他到众人面前要他陆家全家颜面无存。
可惜一旁开门的婆子一只鸡爪般的怪手却轻易一把就捏住了她踢高的靴脚还尖声赞道:“好俊的腿足啊,好靴好脚--。”
“死婆子,快放开我--”耶律明珠只感足踝被上乘的擒拿手牢牢锁住整条腿都麻了,她大怒之下又跃起一脚直踢婆子面门,但旁边的两个妈子却是一人抓住她踢来的一脚,另一个从她身后制住她颈后大椎穴,这嚣张的小美人顿时动弹不得了。
“我的小明珠啊,你的小脸蛋别绷这么紧,否则会变老的”陆继英捏了捏耶律明珠的小脸笑道。
“狗杂种,马上放了我,否则我杀你全家”耶律明珠破口大骂,然而她现在除了大骂就只能大骂加吐唾沫了,显然陆继英是丝毫不会怕这些的,他从婆子手中接过对方的脚,隔靴抚摸着纤足眼中闪过扭曲的欲火。
“好靴啊,这明珠还真不小,起码值个三百两银子了,不过你的腿子还是没龙姨那么长那么结实,脚和龙姨比不知哪只更白更嫩呢”说罢陆继英便捏住靴尖把好她的名贵靴子剥了下来露出里面的白袜纤足。
“你想干什么你……好大胆,我爹是丐帮帮主,我外公是天下五绝中的北侠郭靖,我外婆……”耶律明珠终于开始怕了,搬起自己的长辈恐吓陆继英,可惜对方跟本不吃这套只是随手又把她的白袜剥去露出雪白小巧的脚掌,小脚盈盈一握五趾并拢想要缩起可却跟本无所遁形。
“嗯,不错不错,你的脚比陆姨要强些,等会把你妈带过来和你比比谁的脚更好看,程姨那边正被我爹侍候着呢,武二夫人有我娘侍候,不过你的脚和龙姨比还是差了不少啊”陆继英把玩着她的玉足品鉴着,又伸出舌头在她的足心舔动着。
“啊啊--哈哈--你个狗杂……种,哈哈哈--”耶律明珠只感足底奇痒彻骨,她口中的怒骂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大笑,这痒劲简直要让她笑疯了,那痒劲简直要透进她的大脑皮层中一样,像千万只蚂蚁在骨骼肌肉里爬。
婆子那边也没停手,三两下就把她的腰带扯断把裙子撕开扔在地上,将她紫色长裤的裤头扯开连同里面白色的亵裤也一并撕掉,她那粉色的蟠桃已经暴露在众人眼前,蟠桃周围只有一圈较稀薄的耻毛。
“住手,陆少庄主,就算她再狠毒你也不可淫辱女子,你快放开她,还有……你对郭家的女眷还有龙姑娘做了什么“宋青书口角仍在淌血,但忍不住出言喝止陆继英的暴行,而且他也很关心小龙女的安危。
“龙姑娘,人家可是早有丈夫的,用的着你操心自己看看--”陆继英抬起头舔着嘴角边少女带咸味的脚汗,从怀中取出一只小牛皮靴子,宋青书定睛一看正是小龙女脚上穿的靴子。
“你……你这恶贼,你对龙姑娘做了什么”宋青书眼见小龙女脚上穿的靴子竟让这小子揣在怀里,料想她也是中了对方的诡计被擒,却不知会否也受了这小子的淫辱,一想到她天仙般的人竟受这等卑鄙小人的欺凌就让他感到怒火冲天。
“做了什么我只是跟她讨论一下她腿有多长脚有多大靴子多少钱结果她不愿和我说还要赶我走,我就只好动粗直接从她脚上把靴子和袜子都剥下来,把她大脚趾栓了根绳吊起来让她练练金鸡独立罢了,你这一说啊我真是越来越想她了,罢了,就先办了这小丫头再找龙姨”说罢陆继英将手中靴子拧了起来,转眼已经拧成一条靴根,靴根顶端是那颗明珠。
“耶律大小姐是金枝玉叶,你的骚逼自然也不能用寻常的东西来破瓜,小爷我就用你的靴子化靴为棍,用你靴尖上的明珠为你这明珠骚逼破瓜吧”说罢陆继英将靴棍毫无前戏般就直插入她胯间的蟠桃之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刚才还未从足底奇痒中恢复过来的耶律明珠转眼间就因胯间难以形容的剧痛陷入崩溃,那恶贼竟将自己的靴子拧成棍直接捅自己的……,天哪,自己的贞操竟毁在自己的靴子之下,她此时脑中一片空白后只知疯狂般尖叫着,被铐在墙上的宋青书也被这一幕吓的呆了。
陆继英将手中的靴棍在耶律明珠的蟠桃秘穴中转动着,处子鲜血从靴棍与肉壁间淌下,这让他更加兴奋了,他卖力的捏紧靴棍狠狠抽插起来,这刚刚还穿在她脚上的靴子如今却成了给她玉体带来无比痛楚羞耻的东西,而更可悲的是她竟觉的自己在痛苦中还带着一丝快感。
渐渐的她竟开始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胯开始随着陆继英手中靴棍的插抽摆动起来,那种致命的节奏感让她无法控制,她的一条腿已经落在地上,她本该乘机飞腿踢出反击,但她的另一只穿靴的脚却选择一踮踮配合着自己的玉体扭动。
“住手,你快住手,你不能这么对她--”宋青书仍在一边发表无力的抗议,可他的双眼却怎么也不忍闭上看着眼前暴戾荒唐的一幕,这暴戾的美少女竟被自己的靴子弄到……她嘴角好像在笑
“假正经就不好了,容婆婆,帮这位宋少侠一个忙吧”陆继英邪笑道,婆子也是邪笑着勐的撕开宋青书的腰带把他的裤子和亵裤全拉扯到膝盖露出已经硬起的肉棒。
“你……你想干嘛”宋青书吓的脸都青了,别是这老太婆想要和自己……,婆子非常熟练的一手捏住他的两个肉袋刺激的他肉棒愈加坚挺,宋青书又羞又怒却是全无抵抗之力,一个妈子则从桌上取下一罐油涮在他的肉棍上,又手上沾着了油直刺入耶律明珠的后庭菊肛中。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宋少侠你就跟我的靴棍一起给她一个前后夹攻--”
陆继英说罢将她的屁股对准宋青书勃起涂满油的肉棍捅了上去。
“扑--”“啊呀--”宋青书和耶律明珠同时陷入惨叫,虽然有油润滑但他仍旧觉得自己的肉棒差点断了,粗壮的肉棒在她窄小紧密的菊腊中挺进,耶律明珠痛得双眼翻白想要努力摆脱这可怕东西从后的侵犯,但陆继英却是运足力气捅动靴棍,结果她惨受二棒前后夹攻。
宋青书只感自己的肉棒被温暖的肉袋紧裹其中不断挤夺着他,他只能运足功力苦撑,即使他不想动可耶律明珠乱扭乱撞的身体仍旧迫使他的肉棒前动的抽插,那勒紧的刺激让他感到自己竟产生无比兴奋的快感,他的腰开始大力挺动,每挺一下都能让她尖叫,那股炙热之流喷射而出之即,龟头感到一团热乎乎恶臭之物亦涌来,他感到自己神智已乱。
等清醒过来时,他发现自己竟被陆继英提着走在囚室通道中,他感到自己胯间的肉棒已经软下来了,也不知耶律明珠如何了,他心中愧疚难当,虽然刚才自己无法控制自己,但他仍旧背动的爆了这少女的后庭菊肛,他感觉自己可能撕裂了她的肛门肉壁,肉棒上满是鲜血和……粪便!
天哪,这简直太疯狂了,自己到底干了什么呀宋青书犹自失魂落魄之即,陆继英却又打开一间囚室,宋青书往里一看不禁惊呆了,只见那国色天香的白衣女子小龙女竟被双手反绑一只精致的如雪玉足赤着裸着小腿,大脚趾上拴着一根牛筋绳绑在牢顶,而她另一只穿着靴子的纤足只能踮着脚尖在地上勉强站立。
小龙女一身白衣已经被身上的汗水浸的几乎透明,宋青书甚至可看清她白衣下红色的肚兜,还有胯间黄色的亵裤,这让他心头狂跳不止,已经发软的肉棒竟又硬了起来。
陆继英看了看两眼发直的宋青书笑道:“宋少侠也看上龙姨了吧没事,等我办完了她就轮到你,这只袜子就先赏给你--”,说罢他从地上捡起小龙女的一只白袜塞进宋青书的衣襟里,然后走到小龙女身前解开绑着她脚趾的牛筋绳。
“啊--”小龙女惊唿一声摔倒在地上,被吊绳的玉足紧绷着似乎是吊的时间太长抽筋了,陆继英淫笑着伸手捏住她的玉足赞叹道:“龙姨的脚果然是我见过最白最美的脚,比那小丫头强多了,就让我好好玩玩吧。”
“你……你这畜生,你对我用的是什么毒”小龙女喘息着怒视陆继英道。
“你还管我用了什么毒反正我为了你可是连一滴精华都没留给小明珠,我直接用她的靴子帮她破瓜当了女人,你难不成也想我用你的靴子来帮你的骚逼修修道”陆继英一脸嚣张之态道。
“你快放开她--”宋青书见小龙女那受欺凌一脸羞愤,当真是我见犹怜,心道便是为了她舍了自己性命又如何竟站起直朝陆继英一头撞去,而他眼中最后看到的是一只泛红的手掌朝他噼来,接下来他看到整个世界都颠倒了,最后看到的一具无头尸体,是他自己
一道白光闪过,宋青书像是刚醒来又站在雾中,这是怎么回事,身后听到有马车声,他忙找地方躲起来,却是之前看到的五辆马车和车上郭芙母女的对话。
怎么回事我……我难道又回到刚才那段时间了这太不可思议了,宋青书想了想又蹲下身等待片刻看到一身白衣的小龙女从雾另一头奔过,真的是退回刚才没入庄前了
自己该怎么办现在尽快回客栈摆脱这怪异的地方宋青书刚想走,想到郭家女眷还有小龙女不知陆继英心怀歹念凌辱她们,小龙女这般高贵的仙女竟也难逃毒手,他一手伸进衣襟里竟摸出一只带着异香的白袜,白袜上还可清晰看到小龙女足趾纤足的足痕!
奇了,为什么这只白袜也和我一起退回开头时间了那龙姑娘现在靴子里的袜子还存在吗他一咬牙顺着小龙女的方向亦奔入雾中了,自己知道陆继英一家不是好东西,也许可能提醒她们小心。